蔚来新闻 版权所有,是国内最具有亲和力的网站之一 [ 给我写信 ] [ 百度空间 ] [ 腾讯微博 ] [ 新浪微博 ]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 >

创业下一次浪潮:大数据与智能时代_1

发表于:2019-06-09 14:04 作者:新闻小编 来源:新闻小编

  2016年的三个黑天鹅事件:

  AlphaGo取胜、

  英国脱欧与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间,

  有什么共通之处?

  在11月13日杭州举行的第二届万物互联创新大会上,伯凡时间创始人吴伯凡主持了一场关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三人对话,对话者除了吴老师,还有硅谷风险投资人、《智能时代》作者吴军博士,和观数科技联合创始人、前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涂子沛。

  这场对话从2016年的三个黑天鹅事件开始:AlphaGo取胜、英国脱欧与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间,这三个事件之间有什么共通之处?时下人们热议的大数据与人工智能之间又有什么关联?还有,人工智能会是人类的福音吗?

  吴伯凡: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到底有什么样的关联?它们的区别显而易见,那么它们的关联是什么?

  吴军:特朗普和希拉里竞选,希拉里是一个什么样的势态?传统营销能够想到的办法,砸钱、铺广告位、找意见领袖、代言人,传统方法全用上了,但是不产生结果。为什么呢?很多程度上,过去这种单点到多点的传播出来以后,什么结果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调整也不知道。

  支持特朗普的很多人就是这样的,在今天看来,这是一群很奇怪的动物,很多千奇百怪的想法在过去媒体时代根本体现不出来。今天,到了大选前几天,好像facebook已经能够感觉到味道不大对了。

  虽然传统媒体都清一色说希拉里能够当选,在社交媒体上好像反映出要变天了,从这个角度来看也不完全是黑天鹅。就像在座各位参与到了大数据时代、智能时代之中了。这是我的看法。

  涂子沛:大数据是智能的基础,大数据是智能的母体。我用了一句比较性感的话来说,大数据是智能的土壤。没有数据就根本不会有智能,所有的智能都是建立在数据的基础之上。

  过了互联网时代之后是大数据时代,智能时代其实还是大数据时代的一个组成部分,一个巅峰。刚刚谈到今年美国大选,三大黑天鹅事件,特朗普当选,我个人还是比较难受的,因为我在感情上还是偏向于希拉里。

  我认为特朗普这样一个难登大雅之堂的人,有很多情色新闻,也有很多小道消息,口不择言。但是大家知道嘛,我们在关注大洋彼岸的选举,大家有没有关注浙江发生的事情,5月份淘宝上就看到了希拉里、特朗普的各种宣传旗帜出货量,特朗普是希拉里的5倍。

  吴伯凡:义乌人民最先知道。

  涂子沛:义乌人民说特朗普的货不要定金都敢做,而希拉里不行。刚才我们说数据是目前预测未来最有效,最有力的工具,因为数据记录的是过去,但表达的是未来,因为整个世界是有因果关系的。黑天鹅是怎么来的,美国是怎么解释,我觉得可以看义乌。

  吴伯凡:涂总是数据的代言人,吴军老师是智能时代的代言人,你认为涂总说的数据是大脑,智能只不过是一个延伸,你同意这个观点吗?

  吴军:我同意,机器获取智能的方式和人不一样,它很大程度上靠数据。关键的是,机器获得智能在哲学层面和人还是有很大差别,人是强调逻辑推理,很严格导出知识。而机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步到位,因为有数据一步到位,通过相关性直接找出知识,它对我们的认知是一种挑战。

  过去我们说要知其然,知其所以然,但计算机不是这样的,它知其然,不知所以然。举个例子,比如阿里的好多商品,包括亚马逊很多商品,它之间的关联根本说不出是什么,但是你把这两个商品放在一起去卖,结果就是好。实际上这对于过去人的认知也是一个蛮大的挑战,所以数据可以讲是机器智能的一个基础。

  吴伯凡:数据为我们提供了做决策的依据,但智能好像关心的还是数据,而普通消费者关注的就是智能。智能无非让每个人都当上官,有秘书,有司机,吴老师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吴军:发展机器智能还要有医生,任何科技最终目的就是为了你的生活变得更好一点,这是终极目标。延年益寿,医疗,刚才很多人都讲到医疗,还有出行各方面要方便,要有人替你管理这些事。最好这个计算机足够聪明,把你的时间省下来,自己干一些喜欢的事,安排你日常活动的这些事,让他去干了。

  久而久之,它每天在整理决策优先级的时候事先排好序了。它知道我每天工作安排时,以后也不用我天天打电话给滴滴,或者易到用车,到了6点50我该出门时,车已经准备好了,当然有无人驾驶。未来我们想象一个生活场景有极大的方便性,我们到时候能够腾出非常多的时间去思考问题,来挖掘人脑的潜力。

  吴伯凡:我特别担心人工智能什么时候能够完成听话听音,而不是到简单的语音识别。如果听话听音,它的语义识别在什么时候才能实现?举个例子,野蛮女友和男朋友打电话:你要是到晚了,我没有到,你就等着;我要是到了,你没有到,你就等着;我要是到了,你不等我,你就等着!这些话人工智能目前可能还无法理解,吴老师你觉得什么时候能够实现?

  吴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我觉得这个事还不能最好的解决。刚才我看讯飞转换语音基本上没有挑出什么错误。但是理解,这里有两个难点:

  第一,本身绕口令,计算机比较容易解决这个问题。一个是它理解上下文这个意思,同样说一句话,我就表达一般的陈述,可能是个反意,我得看前面是个什么场景,这是一个常识或者人生活的知识,但是计算机现在我还看不到一个前景。最典型是在北京公共汽车上,你踩了一个北京40多岁的女同胞。踩了她一下脚,她会跟你说这么一句话:没硌着你的脚吧?她其实是怪你踩着他的脚了。

  第二,刚才讲的善解人意这件事,数据叠加之后会改进得非常快,包括航班今天晚了,发现哪儿有车祸,堵车了,让你今天早走半小时。甚至闹钟提前闹醒半小时,这个事做起来会是比较快。一般生活上的善解人意,这件事能够比较快,可能有个三到五年,生活助手应该能解决。

  涂子沛:今天人工智能在做一些重复性的工作,帮助人类从这些工作当中解脱出来。我补充个例子,我原来在美国的时候都用Gmail邮箱,有一次我的朋友在家里给我写了一封信,从中国来到美国,什么时候抵达。

  到了那个时刻,我就准备开车出去接人,这时候我收到了Googleplay发出的信息,说这班航班晚点了,我当时非常惊讶:Google在读这些邮件,读这些邮件之后给你提供个性化的服务。但这可能会牵涉到另外一个问题,伯凡会感兴趣,那就是隐私。

  吴伯凡:你还在给家人写信,电脑已经知道你要去接哪趟航班。

  涂子沛:这就是一个问题,如果你说要做到察言观色,就必须读懂你的每一句话,这就是问题。当时我接到这条短信的时候非常惊讶,但我认为这条短信非常有用,为什么?我正准备出门,你说有用没有用,那当然有用。我们的一个结论,我们今天享受这种人工智能的便利,事实上是让渡了我的一份权力。

  吴伯凡:大量让渡我们的隐私。

  涂子沛:这是我们说的第一个案例,第二个案例就说到AlphaGo。AlphaGo确实是计算机打赢了人类,但是我很快看到网上有段子,他说那是下围棋,你打打麻将试试看,我抓一下头发,揪一下耳朵,那就有配合了,我们会察言观色,计算机不会。

  吴伯凡:现在人工智能察言观色做不到,一个是听觉的,一个是视觉的,还有各种身体语言的。那种就是一个小秘书擅长的,但是AlphaGo肯定是不行的。

  吴军:触一下耳朵打麻将,也不是说做不到,因为你把视觉这些都加进去也能够做到,是成本的问题。之所以不做,商业上很多事不做是因为没利可图。像刚才涂老师讲的,提供一个航班晚点的信息,这个事以后你会更加相信我给你的推荐,它有一个商业逻辑在后面,这是比较好的。

  包括AlphaGo下棋这件事,是非常好的宣传。如果哪天说打麻将,给你监测场景,你们大家如果觉得有用,它就会去做,你们大家要觉得没用就不会做,包括无人驾驶汽车也是。

  我们过去说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过去好多事情发生了计算机监测不到。实际上它现在每秒钟各种传感器,几十种数据传进来,这个察言观色,像无人驾驶汽车出错率比人类还好一些。很大程度上做到做不到,看你砸多少钱了。

  吴伯凡:这就是一个问题,技术的可能性和商业的可能性,成本的问题有没有人买单,厂商有没有利益的问题,很多技术实际上早就已经有了,但是它没有办法找到一个市场,所以就搁置了。

  吴军:无人驾驶可以分个阶段,第一是特斯拉,辅助驾驶,但还是人驾驶。第二个阶段,它驾驶,人监控。接下来有些分场景的,就是从小区到地铁站,每天只走这一条路,这个比较容易。

  再往后一个阶段,比如说你可以全市走,但最好晚上10点钟之后再上路。最后一个阶段,Google现在做的,没有条件限制,所以每个公司切入点不一样。特斯拉是切入第一个点,几个主要汽车厂,奔驰、宝马是切入第二个点。

  涂子沛:这是一个维度,从技术本身来讲有这些发展阶段。但是我认为今年事实上是一个点,技术怎么去发展,怎么去提高,它最终市场结果就是大众接不接受,这是一个点。

  今年AlphaGo战胜人类的围棋冠军就是一个转折点,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人接受智能。我们要问的一个问题,计算机推荐一件衣服给你,你就买了,这不是问题。如果计算机推荐一个药给你,你就吃了,我认为这是一个问题。手机告诉你该吃什么药物,如果你敢吃,我认为就是人工智能又一大跃升。

  吴伯凡:秘书、司机、医生,医生是最难的。

  吴军:还有第四个,可以给你推荐老婆。以色列做了婚配的工具,犹太人做的,推荐准确率特别高。不光是犹太人在用,美国很多白人也去用。他做了什么事呢?把每个人重新做了画像,不让你看到所有人。

  比如你是一个60分的,他让你看到最好的就是60分。这个60分,70分不是说长相,各方面综合评估。这个成功率非常高,而且回访以后,他们的日常生活满意程度还很高。因为他找一些内在价值,不是外在的。

  60分一定要找95分的,最后你有钱也能办到,但最终差异是很难弥补的。当最后说找老婆这个事也不是你自己筛选,不是你自己的意愿,是机器在给你做,这个很有意思。

  涂子沛:人工智能现在还够不上做奸臣的分,人工智能只能当忠臣。

  吴伯凡:奸臣是最难当的,奴才也是才。

  涂子沛:等到人工智能当奸臣的时候,这个世界又是另外一次颠覆。

  吴军:这是一个特性,人有一些善意的撒谎,这个机器现在很难做到。

  涂子沛:人类会撒谎,机器不会撒谎。图灵测试中存在这样的悖论,人会撒谎,到底能不能骗过他,这个图灵测试,吴老师你怎么看?

  吴军:机器撒谎是很容易的,只是说你有什么顾虑,机器没有顾虑。AlphaGo赢李世石很容易,让它故意输棋不容易,故意设两个BUG让它输棋是容易的。如果为了什么利益,为了赌博挣钱,那就可以设计输棋了。但是善意的撒谎,揣摩圣意,机器很难做到。

  涂子沛:察言观色,人类有这种厉害之处,相比于机器。察言观色正是撒谎的基础,因为机器不会察言观色,它就不会撒谎。察言观色意味着你要去迎合,扭曲事实,机器不会。从这个角度上讲,我觉得未来人工智能世界还更靠谱一些。比人类管这个世界还更靠谱一些,因为机器不撒谎。

  吴伯凡:人工智能的科幻电影里,一个丈夫车祸死了,可以根据他过往所有数据,用软件合成成一个真实的人,而且把这个女的对丈夫不好的评价知道以后,比如说他的脾气原来不太好。

  涂子沛:这也是图灵测试,看这个妻子最后能不能判断这个丈夫是人还是机器。

  吴伯凡:人工智能,大数据,司机、秘书、医生、婚配,如果我们不当官,不有钱有势也能够拥有这三个,那对我们未来的的确确是一个福音,由此看来也的确是一个大产业,人人都拥有私人医生,拥有司机、秘书的时代,最后大家说一下寄语吧。

  吴军:这是一个非常有希望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因为好坏是看你站在哪个角度,你是否参与了,你参与进来,对你来说就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你如果拒绝这件事情,可能对你来讲未来是一个很坏的时代。

  涂子沛:我们要更多适应和机器共存共生,越来越多依赖于机器。但是这并不是代表我们要否认艺术,我认为还是要在这当中找到一个平衡。人之所以为人,还是要善用数据,善用智能,它归根到底还是工具。本质上,我认为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东西还是人,还是人性,不是机器,只是我们要适应它。

  吴伯凡:要有人味儿。

  本文根据吴伯凡、吴军与涂子沛11月13日在第二届万物互联创新大会上的三人对谈整理,经B座12楼(ID:B1-12F)授权转载,有删减编辑,第二届万物互联创新大会由B12、观数涂子沛频道主办,智东西、良仓加速器、腾讯大浙网、创享基金联合主办。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topwaycn.net/xinwen/1568.html

栏目:新闻      围观:

相关阅读

本月热点